數字報

《紅巖》中華子良的原型之一,是位南京籍烈士

2021-07-01 09:54:56|圖文來源:南京日報

他在槍聲中英勇越獄,囚室中裝瘋智鬥敵人——

《紅巖》中華子良的原型之一,是位南京籍烈士

在重慶歌樂山烈士陵園紅巖魂廣場,有一座由中國僑聯、重慶市僑聯敬立的歸國華僑烈士紀念碑,這是為紀念曾經囚禁和犧牲在渣滓洞、白公館的歸國華僑而建的。紀念碑上刻着葉挺、羅世文、周均時、朱念羣等八位歸國華僑革命烈士的名字。 

朱念羣,《紅巖》中華子良的原型之一,是犧牲在重慶白公館看守所的南京籍烈士,被敵人用電刑和十字鎬殘忍殺害。直到1983年,他的家人才知道他已經犧牲的消息。烈士沒有兒女,多年來南京的親屬一直十分低調,導致烈士的故事不太為人所知。“七一”前夕,烈士的侄女聯繫上本報,講述叔叔在南京生活、求學,走上革命道路,和敵人英勇鬥爭的動人故事。

1983 年 11 月 27 日,朱念羣烈士的哥哥朱天鑄(右一),繼子朱慧清(右二),和難友韓子棟(右三)在重慶歌樂山烈士陵園合影。1983 年 11 月 27 日,朱念羣烈士的哥哥朱天鑄(右一),繼子朱慧清(右二),和難友韓子棟(右三)在重慶歌
樂山烈士陵園合影。

為民減負被豪紳排擠  百姓送他“萬民傘”

在秦淮雙樂園小區一棟老式居民樓裏,記者見到了朱念羣的侄女朱慧娣。她從書櫃裏取出一疊厚厚的舊資料,其中有一本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於1986年的《黨沒有忘記他們——紅巖英烈(下)》,因為年代久遠,書冊已經有些發黃。書中收錄了不少照片,其中有一張,是位英俊的年輕軍官,穿着戎裝,意氣風發。照片下寫着:朱伯屏,年十七。通訊:南京四條巷25號。 

“這是我的叔叔朱念羣17歲從警官學校畢業的照片。”朱慧娣動情地指着照片告訴記者,叔叔1912年出生在南京,原名朱伯屏。“上世紀20年代,我的祖父朱梓臣在南京市區太平路經營小古董和傢俱。我父親家中兄弟姐妹四人,叔叔排行老三。他打小品學兼優,6歲讀私塾,12歲插班入中華路實驗學校讀書,後被選為學生自治會主席。1928年考入浙江省警官學校速成班第一期。1930年畢業後,叔叔被分配在浙江省餘姚縣梁弄區任警察局長。” 

這樣一位年少得志的“天之驕子”,原本不愁富貴榮華。然而,骨子裏的正義感和同情心,讓他屢屢站出來,為貧苦大眾發聲,與社會不公做鬥爭。餘姚是個富饒美麗的魚米之鄉,但勞苦大眾卻深受土豪劣紳的盤剝之苦,常常食不果腹。“叔叔看在眼裏,十分氣憤。他把富商、豪紳們召集起來,要求他們為老百姓‘減負’。商紳們看他年輕氣盛,又沒有後台,並不把這名年輕的警察局長放在眼裏。”朱慧娣説。 

有一次,十幾名商紳聚集在商會,把朱念羣“請”過去,氣勢洶洶地要求他説清楚“為什麼把我們管得這麼嚴”。年僅18歲的朱念羣,毫無懼色,腰佩手槍,“單刀赴會”。他義正辭嚴地説:“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你們這樣做是不對的。”駁得商紳們啞口無言。這期間,他與中共地下黨員沈孟養交往密切,並一起到農民羣眾中開展工作,支持當地農民協會與土豪劣紳的鬥爭。 

不久後,由於商紳們的激烈反對,朱念羣被調離梁弄區。臨行前,當地老百姓十分不捨,集體送了他一把“萬民傘”,上面印有“素仰型韶”四個字,表示對他的愛戴。 

棄暗投明奔赴延安  被捕後英勇越獄

1931年,朱念羣先後考入南京中央大學、北平國民大學。在北平國民大學,他一邊刻苦學習,一邊積極參加抗日救亡活動。當時一些著名的進步人士,如薩空了等人在此任教,他們對朱念羣產生了很大的影響。 

1933年,朱念羣回到南京,隨後去了杭州,在國民黨浙江省保安處特別黨部任幹事,西安事變後調安徽省保安處特別黨部任幹事。抗日戰爭初期,調武漢國民黨中央黨部任幹事。1938年10月,武漢失守後,朱念羣堅決反對蔣介石消極抗日、積極反共的反動政策,毅然脱離國民黨,前往革命聖地延安,不久後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 

1939年春,朱念羣打算重回國民黨統治區進行革命工作。可是剛到西安,他就被胡宗南部以“私通中共”扣留,關進西安集中營。1940年被送到重慶郊區戰時青年訓導委員會所設立的集中營。特務對這位從延安回來的“神祕人物”十分感興趣,想從他的口中撈取重要情報。他們問朱念羣,為什麼去延安?共產黨給過什麼任務?回來想幹什麼?朱念羣均拒絕回答,他斬釘截鐵地説:“我沒有什麼可説的,隨你們怎麼辦吧!” 

“我的舅舅汪文華當時在重慶電信局做事,聽説伯屏出事後被抓了,便以‘排查線路’為藉口,冒險去集中營探視。他看到的情景是,叔叔被打得遍體鱗傷,眼鏡的一隻鏡片沒有了,一隻眼鏡架子也壞了,只能用粗線穿着掛在耳朵上。”朱慧娣説,即便如此,叔叔依然沒有屈服,憑着自己在警校學習的本領和豐富的鬥爭經驗,他暗暗觀察環境,籌劃着越獄行動。 

集中營周圍設了鐵絲網,還有特務看守。1942年初春的一天清晨,大霧瀰漫,朱念羣覺得機會來了,便趁着濃霧爬到鐵絲網邊,從事先觀察好的一個缺口爬了出去。鐵絲網掛住了衣服,牽動了警鈴,衞兵發現後連連放槍。在槍聲中,朱念羣穿過馬路,順着坡崖滑到江邊,爬上一隻小船,逃出了敵人的魔爪。他找到之前保外就醫的難友,兩人商量後,決定從雲南去緬甸,再經印度、伊朗,繞道去蘇聯。 

在申請辦理出國護照時,朱念羣把自己的名字從“朱伯屏”改成了“朱念羣”。他對同行的難友説:“我在延安看到,共產黨做什麼事都講羣眾路線,為羣眾謀福利;而國民黨辦事卻專搞裙帶關係、部屬關係,不忘私利。我取這個名字,就是要學共產黨念念不忘羣眾的意思。” 

再次被捕敵人放槍威脅  他毫無懼色

朱念羣一心想經緬甸逃往蘇聯,可是由於太平洋戰爭爆發,海路被封鎖,他幾經周折到了印度加爾各答,又歷盡千辛萬苦,跨越沙漠,橫穿印度、巴基斯坦,最後到了伊朗首都德黑蘭。這裏臨近裏海和蘇聯高加索。“叔叔曾在這裏寫信告訴家中親友,他打算尋找機會,翻越高加索山脈,進入蘇聯去莫斯科。” 

不幸的是,1944年春,朱念羣在伊朗被國民黨特務機關發現,他們勾結英帝國主義者,以“第三國際分子”的罪名將他逮捕,並將其挾持回重慶,關進了五雲山集中營。 

“剛被押進集中營後的‘犯人’,都要剃光頭,換‘囚服’,入列聽訓。叔叔堅決不從,説,‘我抗日無罪,為什麼要穿罪犯的衣服。’他蓄着長髮,始終穿着被挾持回國時的一身單衣,從春天直到深秋,冷得瑟瑟發抖,卻堅決不肯穿棉囚衣。”朱慧娣説。 

在這裏,朱念羣受盡折磨,但他決不屈服。“敵人用板子把他打得皮開肉綻,送進廁所單獨關押,甚至將他關在‘站籠’裏,使他既不能坐,更不能躺,兩腳浮腫,頭昏眼花,還不時用鐵釺子打他。即便如此,叔叔依然拒絕‘受訓’。”朱慧娣説。 

敵人見硬的不行,就來軟的。他們為朱念羣專門排定了一個“課程表”,由教官陪他在露天的院子裏放風,然後“單獨訓導”。朱念羣很快識破敵人的陰謀,寧可一個人關在黑暗的禁閉室裏,也不願意配合。敵人又想出了“美人計”,找來年輕漂亮的女子陪宿,也被朱念羣罵了出來。 

黔驢技窮的敵人,想出了最後的“絕招”。“他們把叔叔和其他3人綁赴刑場,槍聲響了,2人倒下了。叔叔和另外1人卻安然無恙,原來敵人想用假槍斃威脅他們。可叔叔依然毫無懼色,讓敵人氣急敗壞。”朱慧娣説。 

裝瘋迷惑敵人堅持鬥爭  慘遭電刑毒手

無計可施的敵人,只好將朱念羣誣報為“神經病犯”,於1945年將他轉押貴州息烽監獄。1946年,又將他祕密押到陰森恐怖的“魔窟”重慶白公館看守所。 

著名的長篇小説《紅巖》中,“瘋老頭”華子良給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在敵人眼裏,他是一名整天圍着石榴樹跑步的“瘋子”。實際上,他是一位忠貞不屈、忍辱負重的共產黨員。在地下黨組織的領導下,他利用瘋癲痴傻的偽裝,與敵人展開了有勇有謀的鬥爭,最終完成了地下黨佈置的越獄計劃。 

“華子良的原型人物,一位是韓子棟,另一位就是朱念羣。”昨天,重慶紅巖革命歷史博物館原館長厲華告訴記者。在白公館看守所內,有兩位難友表現得異乎尋常。一位是常在院壩中赤腳跑步,準備越獄的“瘋老頭”韓子棟;另一位就是終日在牢房靜坐面壁,看似古怪瘋傻的“神經病犯”朱念羣。他們年復一年地裝瘋賣傻,迷惑敵人,以便尋找時機,和敵人鬥爭到底。 

“敵人讓韓子棟給叔叔送飯,他發現叔叔的眼神並不是真的瘋傻,而是裝出來的。於是好心提醒叔叔,要按時吃飯,保重身體。”朱慧娣説,此後這對難友心照不宣,暗地裏相互關照。 

1947年8月,韓子棟趁着跟隨看守外出挑擔的機會,逃出虎口,回到了冀魯豫解放區。9月13日晚,朱念羣等3位同志被敵人殘酷殺害。“朱念羣犧牲得非常壯烈。”厲華説,當時敵人把3人押解到楊家山氣象台下面的一棟房子,將他們手銬相連,固定在椅子上,然後殘忍地接上電線通電。不料電壓太低,未能立即將3人殺害。喪心病狂的劊子手操起十字鎬,殘忍地將朱念羣等人活活打死,現場腦漿迸裂,慘不忍睹。朱念羣犧牲時僅有35歲,沒有兒女。 

朱念羣英勇犧牲的消息一直鮮為人知。“1950年,我的父親朱天鑄寫信給重慶有關部門,查詢叔叔的下落,但杳無音訊。”朱慧娣説,直到1983年9月,重慶當地的展覽館來南京找到父親,他們才知道叔叔早已經不在人世了。 

1983年10月15日,中共四川省委和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認朱念羣為革命烈士。當年11月27日,朱天鑄和過繼給朱念羣的朱慧清,應邀參加歌樂山烈士陵園舉行的悼念烈士儀式。韓子棟見到朱慧清,拉住他的手連連説:“太像了,太像你父親了!” 

“我們全家都深受叔叔的影響。父親也是一名老革命,但他從來不要求組織的特殊照顧,全家過着清貧節儉的生活。父親在考棚小學當校長時,學校基建,他連工地上的磚都要親自數清楚,一塊也不能少。”朱慧娣説,今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,作為烈士後代,她要把叔叔這段感人肺腑的革命故事講給更多人聽,把紅色基因傳承下去。 

南報融媒體記者 李子俊

版權聲明

1、本文為南京日報、金陵晚報、南報網原創作品。

2、所有原創作品,包括但不限於圖片、文字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,未經著作權人合法授權,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使用或者建立鏡像。違者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3、本網站摘錄或轉載的屬於第三方的信息,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轉載信息版權屬於原媒體及作者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,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
作者: 李子俊 責任編輯:尹淑瓊